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踏星 >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交流学习

第一千三百三十七章 交流学习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沙海导师转头,望着远方,“九纹战气之上,是另一个领域,具体怎么样其实我也不清楚,怎么说呢,那种力量,被限制了”。
  
      陆隐不解,“限制?”。
  
      沙海导师叹息,“是啊,九纹战气虽然难以修炼,但这方宇宙能达到九纹战气的并不算少,年轻人中也不止你一个,可惜,再往上的路,被断了”。
  
      “被谁断了?战气乃是自身修炼,为何会被断?”陆隐不停问道。
  
      沙海导师摇头,“不知道,你能解释为什么我第五大陆自上古一战后再也没出过祖境强者吗?”。
  
      “天被掩盖了,第五大陆的天被第六大陆遮蔽”陆隐下意识道。
  
      沙海导师嗤笑,“什么叫天?所谓的天,又在哪里?如何被掩盖?掩盖的又是什么?你知道吗?”。
  
      陆隐摇头,他没有细想过,如今听来,是啊,天,是什么?古人认知中,天,乃地之上方,人类抬头所见无穷无尽即为天,但这里可是宇宙,天,又是什么?难道是指漫无边际的宇宙?就算是这样,第六大陆掩盖了第五大陆,掩盖的是什么?为什么导致第五大陆无法出祖境强者?
  
      这个问题与战气一样,战气的修炼之路被断,被谁断?又因为什么被断而无法提升?没人知道答案,至少沙海导师不知道。
  
      不过自己可没被断,陆隐看着自己手掌,差点忍不住展露金色战气。
  
      “行了,别纠结这些问题了,你小子回来干什么?毕业?”沙海导师问道。
  
      陆隐道,“回来看看,路过”。
  
      沙海导师笑了笑,根本不相信,抬脚消失,速度之快,还要超过王易。
  
      陆隐瞳孔一缩,第十院导师还是那么不简单。
  
      不过想想也对,星空第九院尚且可以撑住宇之印照者攻击,当初第六大陆入侵,第十院可是灭过绝顶高手的。
  
      离开望川沙海,陆隐来到摘星楼,对着摘星导师遥遥行礼,随后离开,前往传界石所在,见到了界域导师。
  
      “学生陆隐,向界域导师问好”陆隐恭敬行礼。
  
      界域导师看着陆隐,“什么?你说什么?”。
  
      陆隐抿嘴,刚来到星空战院,他们都以为界域导师耳朵不好使,其实这老头在装,很是有一些恶趣味,“学生向导师问好”。
  
      界域导师咳嗽一声,“你好”。
  
      陆隐感激道,“多谢导师赠送的导流图原宝阵法,学生受用无穷”。
  
      “什么?”界域导师疑惑,侧着头,耳朵靠近。
  
      陆隐无语,大声喊,“谢谢导师赠送的导流图”。
  
      界域导师手放在耳朵边上,“你说什么?你不会用?我不教”。
  
      陆隐懂了,老家伙是不想跟他多说,无奈,再次行礼,“谢谢导师,学生告退”。
  
      界域导师放下手,挥了挥,意思再明显不过。
  
      陆隐翻白眼,当初在火域对话可不是这种态度,那叫一个和蔼,算了,他转身离去。
  
      界域导师看着陆隐背影,浑浊的目光明亮了不少,眼中尽是赞叹。
  
      任何一个导师有陆隐这种学生,是既骄傲,又憋屈。
  
      他赠送导流图一是看在陆隐是第十院学生的份上,二则是修铭的联系,他也不想放弃这么一个优秀的解语者,原以为陆隐暂时无法好好利用导流图,却没想到至尊赛上一战,此子凭着导流图将巨兽星域噬星的力量导流了出去,随后更是将王易的战技力量也导流了出去。
  
      看到陆隐对导流图的运用达到这种程度,界域导师是无奈了,根本不用教,这小子领悟能力太强。
  
      他都不想搭话。
  
      瞥了眼传界石,陆隐眨了眨眼,如果不是实力差距太明显,他都想进去玩玩。
  
      离开传界石,陆隐来到了藏宝阁,看到了久违的财老。
  
      财老给陆隐印象最深的自然是金钱雷,那玩意给了他不少帮助。
  
      财老对陆隐很热情,看到陆隐到来,连忙赶走其他学生,亲自迎了上去,“这不是东疆联盟陆盟主吗?什么风把你吹来了,来来来,快请进,陆盟主喝茶不?”。
  
      看着财老一副大肥羊来了的表情,陆隐很自觉,挥手,上万立方星能晶髓掉落,笑道,“财老,这是学生捐给学院的资源”。
  
      财老目光一亮,以前所未见的速度收起晶髓,咳嗽一声,佯装责怪,“你这孩子,来就来了,还带什么资源,太生分了,生分了”。
  
      陆隐笑道,“这是学生应该做的”。
  
      上万立方星能晶髓,相当一笔巨款了,不过却不放在陆隐眼中,他来这可是为了九亿立方星能晶髓,必须哄好这些导师,财老显然是最容易哄的。
  
      “说说吧,这次回来有什么事?不会蠢到毕业吧”财老说话毫无顾忌。
  
      陆隐跟财老也没什么需要隐瞒的,老家伙精明,想骗也骗不了,“当然不想毕业,第十院可是我陆隐的家”。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