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踏星 >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那个气息

第一千六百五十八章 那个气息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夜王星上,冷夜王,丝萝夜王,秋雨夜王齐齐出手,他们面对的是陆玄军,以及陆隐特意从真宇星调来,见证夜王一脉覆灭的断白夜等人。
          断白夜等人挡住冷夜王这些高手,陆玄军横扫整个夜王星,夜王族守卫强悍,但面对陆玄军这股可怕的力量,毫无还手之力。
          灼白夜也来了,走过守夜阁遗址,来到永夜校场,在这里,她向真武夜王下跪,在这里,陆隐中毒,随后反击,在这里,她知道了父母族人的死,在这里,她绝望过,也得到了希望,这里是一切的开始,也是一切的结束。
          她看向远方,爱伦加勒就死在那里,炽翎族,死在那里,真武夜王带来的绝望直到现在都没完全消退。
          头顶,陆玄军与一柄利刃斩过,一个个白夜族修炼者掉落,失去生机。
          这个地方曾带给她巨大伤痛,今天终于可以结束了。
          星空,帝江夜王避开柳叶飞花与苍宙的攻击,忽然以阴风指点向陆隐,只要解决陆隐,不仅可以让苍宙消失,也可以瓦解这场战争。
          他想通了,陆隐从头到尾都没打算借用第六大陆高手对付剑宗,那只是幌子,他真正要对付的,是白夜族。
          陆隐抬手,取出了裁判长的手令,然后晃动。
          阴风指还未施展而出,帝江夜王,包括整个白夜流界所有人都感受到了裁判长的可怕压力,所有人动作为之一顿,包括陆隐自己。
          没人可以抵挡裁判长的压力,这股压力一定程度上,甚至达到了半祖的可怕威力。
          以裁判长手令配合柳叶飞花还有苍宙,帝江夜王被彻底困死,只能眼睁睁看着祖地与夜王星崩溃,不过陆隐想解决帝江夜王也不可能,柳叶飞花没有击败帝江夜王的力量。
          “陆隐,你真要与我夜王族成为死敌,今日我夜王族覆灭,我帝江夜王发誓,永远躲在暗处,只为灭了你”帝江夜王怒吼。
          陆隐眼睛眯起,“就算我不覆灭夜王族,有可能的话,你也会灭了我,宇宙海一战,你出手了,我一旦对付剑宗,你也会出手,与其处处防备,不如早日解决”。
          “我发誓,彻底封闭白夜族,千年内不外出,停手”帝江夜王怒吼。
          陆隐没动。
          白夜族祖地被大巨人踩得天翻地覆,夜王星也出现巨大沟壑。
          帝江夜王一掌击退柳叶飞花还有苍宙,仰头长叹,“后辈无能,无法守护我族”,说着,单手紧握,抬手向上,这个动作陆隐太熟悉了,夜王开天功。
          一式夜王开天功并非对着陆隐,更不是对着柳叶飞花,而是对着——祖地石碑。
          帝江夜王抬手压下,可怕的精气神形成风暴席卷星空,令星空蜷缩,随后破开宇宙,于这黑暗的苍穹,裂开缝隙。
          下一刻,缝隙忽然扩大,星能以肉眼可见的气浪喷涌而出。
          陆隐震撼,在他眼中,那道缝隙诞生出了无穷无尽的符文道数,并非战力的符文道数,而是星能,无穷无尽的星能,近乎液化的星能,与他以天炎石炼化星能晶髓几乎一模一样。
          不同的是这道缝隙之大,远远超过他以天炎石炼化星能晶髓所产生的星能量,根本无法比。
          在这道缝隙里面,隐约可见山川大地。
          “是虚空裂缝,与平行空间交汇”飞花大姐脱口而出。
          柳叶先生沉声道,“不对,是隐藏的虚空”。
          陆隐紧盯着裂缝,脑中出现曾经在北行流界自虚空裂缝而出的蜈腹,还有宙盾星球隐藏的奇宗,这个,也是一样。
          恩?
          裂缝内有活物,那是,巨兽。
          一头头巨大的星空巨兽自裂缝冲出,有的冲入白夜族祖地,有的冲到星空中,也有的冲入夜王星,包括周边星球都有。
          无数巨兽冲出,这些巨兽有强有弱,如同一个世界连接了另一个世界。
          帝江夜王目光扫过祖地与夜王星,咬牙冲入裂缝内。
          同一时间,遥远之外的采星之上,采星女望向白夜流界方向,蹙起眉头,眼底深处暗藏喜色,这是,那个气息?
          外宇宙,未来疆域,一颗文明高度发达的星球上,很多人围着一个穿着简陋的,样貌猥琐的老头,老头半眯着眼,高深莫测的样子,身旁插着木旗,正面刻着‘采星女的九爷爷’,反面刻着六个字‘算命-爱信不信’,此人正是玄九。
          在这种星球上,玄九这身装扮可以算是将时光倒退了数千年。
          “这位,额,高人”,一个男子斟酌了一下用词,喊了一声,“您真会传说中的卜算?”。
          玄九摸了摸胡子,“老夫观你黑气灌入眉心,这段时间是否走了厄运?”。
          男子眨了眨眼,回忆了一下,“其实我想算爱情”。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