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踏星 >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不苦

第一千六百八十五章 不苦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陆隐心情畅快,第二夜王,终于归他掌控了,这可是第二夜王,与久申长老一个层次的绝顶高手,“白夜流界,存在白家后人,你白夜族没有做干净,那个白家后人带我进入了寒仙池底,看到了密藏所在,打开了密藏之门,那后面,就有笼中术”。
          第二夜王握紧双拳,鲜血顺着手掌滴落,染红了锁链。
          那么多年,他待在寒仙池内,并非只是为了修炼,也想打开密藏所在,然而寒仙宗密藏之门,就算半祖想要打开也只能强行摧毁,里面的东西都会毁坏,而他,连摧毁都做不到。
          他知道密藏内有白家留给后人的东西,却没想到竟然有笼中术。
          那些蠢货居然连白家后人都没消灭干净,愚蠢,愚蠢。
          陆隐淡笑,“我知道你在想什么,其实不能怪你的族人,因为你自己,也没做干净”。
          第二夜王一怔,然后想起了什么,脸色剧变,“那个女人?”。
          陆隐点头,“不错,那个女人”。
          第二夜王咳血,内心的怨愤与不甘让他受的伤更重,是那个女人,他在寒仙池内睁眼,看到的那个女人,他留手了,想知道外界发生了什么,所以没杀了那个女人,只是将她震晕,却没想到那个女人竟然就是白家后人。
          他恨,他冤,他不甘。
          锁链不断摇晃,第二夜王的怨气近乎凝成实质。
          陆隐淡淡道,“好了,过去的事就过去了,你改变不了,现在,你知道白夜族怎么样了?”。
          不用说,既然有笼中术,白夜族自然不可能灭亡,都被陆隐控制起来了。
          第二夜王低吼,“别妄想了,我不可能任你摆布”。
          陆隐盯着第二夜王,“所以,你宁愿余生死在坤泽,死在这暗无天日,永生不见阳光的囚牢?所以,你宁愿白夜族群龙无首,渐渐泯灭在历史长河?你宁愿看着曾经害死第一夜王的那些人逍遥自在?你宁愿看着第三夜王被困大虚无界,永生无法出来?”。
          第二夜王惊骇,“第三夜王,大虚无界?”。
          陆隐点头,“不错,第三夜王跟你一样幸运,他也没死,应该是自我冰封,困在了虚浮游之祖的大虚无界,这个消息,我确定,不信,你也可以问其余夜王族人”。
          第二夜王狂喜,第三夜王没死,太好了,太好了。
          “第三夜王是没死,但如果没人救,他永远逃不出来,以他的实力就算自我冰封,也不可能永生,你是借助寒仙池水,他呢?他的实力自我冰封时间越长,衰弱的越多,最后死亡”陆隐道。
          第二夜王低着头,脑中不断思考,挣扎着。
          陆隐呼出口气,成了,第二夜王自尊不允许他被控制,但他也绝对不想死,营救第三夜王,保护白夜族就是自己给他的理由。
          想到这里,陆隐忽然很想见见第三夜王。
          从踏上修炼之路起,第三夜王没少给他帮助,没有第三夜王,他早被白夜族灭了,而今又因为第三夜王可以让第二夜王成为保镖,第三夜王简直是金牌助攻,陆隐决定了,有可能的话一定把这个人救出来,这家伙简直是自己的福星。
          不出意外,第二夜王屈服了,他不想余生待在坤泽,没有他,白夜族下场会很凄惨,第三夜王也会随着时间流逝而死亡,陆隐给他的理由,正好。
          陆隐与第二夜王对话都被隔绝了,猪大人,柳叶飞花他们都听不到。
          当陆隐转身离开的时候,第二夜王闭起双眼,他不知道陆隐要怎么把他带出去,裁判长亲自关押的人,如果这么快就放了也太儿戏了。
          “走吧”陆隐道,坐在猪大人背上。
          猪大人一甩尾巴,“好嘞,陆盟主,罗皇关押的位置,您选好了吗?”。
          陆隐道,“我想看看另一个人”。
          “另一个人?”猪大人迷茫。
          陆隐指了指刘皇的方向。
          猪大人脸色一变,“陆盟主,这个人,不太方便”。
          “怎么了?我只是好奇想看一看谁有资格跟第二夜王关在一起”陆隐道。
          猪大人为难,但最终还是带陆隐见了,主要刘皇被关押很久,他也不怕陆隐认出来,就算剑宗宗主来了也未必能认出刘皇,不是一个辈分的。
          猪大人原以为陆隐跟见殘一样,远远看一眼就行了,没想到陆隐想近距离看看。
          猪大人想阻止,但陆隐目光一瞪,它就屈服了,“陆盟主,您小心一点,这个人有时候比第二夜王还危险”。
          “他也有精气神战技?”陆隐惊奇。
          猪大人道,“那倒不是,只是”,它其实是吓陆隐的,生怕刘皇乱说话。
          众多囚犯中,刘皇算是很听话的一个,没闹出什么事,也没主动攻击过狱卒,不像第二夜王,随时暴躁。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