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踏星 >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何人无敌?

第一千八百八十三章 何人无敌?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网,最快更新踏星最新章节!
  
      突然地,无限压力降临,如同天地合闭,陆隐身体一震,皮肤开裂,恐怖的压力让他差点忍不住吐血,点将台消失,唤将而出的白少洪,苍宙第一时间被压力摧毁。
  
      陆隐从没体验过这种压力,真的就像天地合起来,他握紧双拳,战气烙印,妄图撑开,皮肤不断开裂,鲜血四溅,身后,不动天王象观想咆哮,好不容易撑开一些,压力再次陡增。
  
      外界,无数人震撼望着,天地熔炉内,星空坍塌,一切回归原始,唯有陆隐,仿佛天地中第一缕生命,妄图撑开。
  
      开天辟地有多难?即便陆隐都已经浑身浴血,无奈之下,背诵始祖经义,蒙蒙之音跨越远古,让他轻松了一些,然而天地熔炉的压力不会减少,甚至在增加。
  
      这一刻,陆隐算是理解为什么源劫会显化还未突破星使的辰祖作为劫难,辰祖,太无敌了。
  
      他自认实力无双,启蒙境便足以挑战七十多万战力星使,古今少有,但辰祖,同样如此。
  
      鲜血顺着体表流淌,蔓延向星空,看起来极为凄惨。
  
      西方,澜仙震撼,缓缓开口,“南祖,就是被辰祖以天地熔炉,在第六大陆道源宗山门前,生生炼化,让无数第六大陆修炼者看着,却无能为力,看着老祖被炼化,那是极致的悲哀”。
  
      青化上人可以感受到,如果现在武祖或者血祖被炼化,对第六大陆是无法想象的灾难,那个时期同样如此。
  
      天地熔炉并非封闭,所有人都可以看清,正因如此,才更加残忍,更加悲哀,堂堂祖境,在所有人眼前被炼化为飞灰,还是在第六大陆道源宗山门前,对于第六大陆而言,这是羞辱,当初到底发生了什么事?让辰祖如此极端?
  
      不管辰祖这么做的原因是什么,作为敌人,被第六大陆抹去其存在是光荣,而南祖,被抹去其存在,是耻辱。
  
      天地熔炉内,陆隐血洒星空,阵阵无力,不动天王象观想都不稳,无奈,瞳孔化作符文,知否境。
  
      一刹那,所有压力消失,并非破了天地熔炉,而是借助知否境的力量让自己暂时处于无敌,令天地熔炉的压力无法出现。
  
      但知否境持续不了多久,宙衍真经是功法,不可能无限施展。
  
      天地熔炉外,原本应该是三道辰祖分身,却又变成了七道,不对,加上最后出现的这个,是八道。
  
      辰祖分身,出现了八道,直面陆隐。
  
      陆隐盯着辰祖分身,看了好一会,缓缓闭上眼睛,深呼吸口气,越与辰祖对战,越能感觉到无力。
  
      一直都说辰祖无敌,所有人都仰视,但每个人心中,都希望能与辰祖一战,看看辰祖到底如何无敌。
  
      唯有真正与辰祖对战,才能体会到那种无力。
  
      观望的众人都体会到绝望,哪怕启蒙境,这一战都能让第二夜王这些强者屏息。
  
      即便陆隐机缘无尽,打到现在也几乎是底牌尽出,想到这里,他笑了,“真畅快啊,辰祖,真希望跟真实的你打一场,以后,会有机会吧”,说完,他体表渐渐干涸,皮肤枯竭,他施
  
      展了——物极必反。
  
      物极必反是很神奇的功法,修炼后自身完全干枯,受到攻击会让自身恢复,越强的攻击,恢复越快,同时还能积攒力量。
  
      曾经,陆隐得到它的时候并不在意,枯祖在他印象中没什么出彩,虽然是祖境,但存在感很低,树之星空主宰界内,枯祖所在的枯荣域也位于内侧,他记得有人说过,越是强大的祖境,越是靠近外侧。
  
      那个时候,他下意识认为枯祖相比其他祖境并不强。
  
      但随着时间推移,他知道自己错了,物极必反可以让他治疗半祖王祀造成的伤势,可以让他化解永恒族的毒,尤其信女提过,枯祖,竟然是九山八海之一,掌握着岁月的力量。
  
      这让陆隐对物极必反有了无限期待,这门功法被收录于灵虚宫内,与枯字秘放一起,一开始以为没什么用,却是最珍贵的东西,远远超过枯字秘。
  
      陆隐庆幸当初得到物极必反,否则现在很难对抗这炉子。
  
      这炉子产生的压力之大,让他难以承受,却不足以一下子超越他承受的上限,正适合物极必反。
  
      外界,无数人望着,眼看着陆隐突然无视天地熔炉的压力,然后身体干涸,都不知道他在做什么。
  
      辰祖,所有人都知道,无数人仰视,但枯祖,存在感确实低,低到澜仙都没从血祖那听过,物极必反就更不用说了。
  
      没人知道陆隐在干什么。
  
      当身体完全干涸,知否境消退,无限压力再度出现。
  
      压力出现的刹那,陆隐体表原本干涸的身体突然恢复了近半,他急忙再次施展物极必反,继续干涸,如此反复,压力令他恢复,他自己则干涸,不断恢复,干涸,恢复,干涸。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