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狼王 > 第2040章 遇袭

第2040章 遇袭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话好像是指路明灯一样,罗嘉只觉得前途一片光明。『天籁小说ww『w.⒉3txt.com心中喜不自胜。吴飞接着说道:“但是道德的施行,需要的是绝对的力量。李白杜甫他们的力量是在诗歌上,贝多芬的力量是在音乐上,而像我们力量在拳头上,这其实很悲哀,但不值得叹气,这也是一种方式。努力吧,相信道德的力量,你也会成为一个强者的。”       罗嘉重重地点点头,虽然在黑夜中,两人脸都有些模糊,但是罗嘉坚信他在吴飞的脸上看到了期许。       正说着罗嘉的手似乎在尘土中摸到了什么东西,捡起来趁着星光一看,却现是一个臂章,罗嘉惊讶地叫道:“飞哥,你看这是什么?”       吴飞接过去,仔细一看,脸色变了:“天魔佣兵团!”       罗嘉说道:“那是什么?”       吴飞说道:“这是天魔佣兵团的臂章,这说明他们来过这里,就算不是凶手,起码也有直接的关系。”       刚说完这句话,吴飞忽然听到树枝断裂的清脆声音,立刻警觉起来,朝着声音传来的方向看去,是一株胡杨树的后面,不过却什么都没看到。       “谁?!”吴飞大声问道,同时快朝着左前方的方向掠去,这个方向与方才声音响起的方向相去十万八千里,罗嘉一愣,吴飞却已经继续前行,同时手中一扬,只听到咻咻两声闷响,从树后翻滚出来一个人。       罗嘉大惊,随手拿起小石块,朝着那个人砸去。黑影的身姿轻盈异常,罗嘉没有打中,可是吴飞也不是吃素的,一逼出此人便立刻揉身上前,大步流星跨了过来。       此人看来也知道不宜久留,从地上顺势站起之后拔腿便跑,吴飞低吼一声:“通知长!”       在吴飞看来,此人明知此地有大量的驻军,还敢前来,要么是个傻子,要么就是艺高人胆大,要么就是有不得不前来的理由。       两道黑影在深夜中如同两个魅影一样迅向前掠去,罗嘉追不上去,返身跑回村子中,通知长。       眼前这黑影当真是疾若狂风,趁着星光,如履平地般快向前掠去,度这般快,脚步声却非常小,吴飞知道遇到了高手,一边跑一边暗中警惕。       转眼之间,两人已经跑出十多公里,此人似乎不知疲倦一样,继续狂奔。当时星光漫天,出了村子便是一大片戈壁滩,两道黑影在星光下,一前一后追逐。       转眼到了一个沙丘前面,此人忽然停住脚步,吴飞顿时心中起疑,脚步尚未停住,只见到地面上忽然升起一块,吴飞心中一惊,从地上冒出来四五个人。       几人一出来,便朝着吴飞扑过来,吴飞方才在急奔跑,尚未反应过来,索性继续向前跑去。刹那间忽然觉得脚下不对劲,只见地下忽然掀起一张网,兜头朝吴飞盖过来。       吴飞手无寸铁,遇到这情况也没有慌张。这张网一共有五个人拉扯,此刻都朝他围拢过来。       吴飞大喝一声:“来的好!”翻身一个旋转踢朝身后踢去。谁料这几个人早就有所预防,同时散开,待吴飞招式一老,便又围上来。       这几人进退有据,配合极为精密,时机拿捏十分准确,吴飞尚在空中、招式却已老的时候,他们围上来,正是吴飞再也无法行动的时候,令人难受至极,如果这是一个普通的高手,这时或许已经完毕了,可惜他们碰到的是吴飞。       眼看就要成功,忽然西北角一个人惨叫一声。凄厉的声音让几人不由一滞,吴飞已经抢到了时间,伸手一抓,西北角那人没反应过来,被吴飞一下抓了过来,一个钵盂般的拳头打在那人的喉咙上,顿时委顿在地。       剩下三个人都是一惊,扯着网转圈起来,吴飞左腿一用力,猛然向前送了一段,右手手肘架起,朝其中一个人的太阳穴上狠狠砸去。       那人心中骇然,刚停下脚步,不料吴飞的手肘来得是如此之快,几乎就在他停下的一瞬,吴飞的攻击便已上了他的身,没来得及惨叫,身子便侧着飞了出去。       只是一个眨眼之间,围攻的五个人便已经躺下了三个,这围攻之势眼瞧着便已经破产,最后那两个人猛然一抖,将网朝着吴飞扔了过来。       吴飞闷哼一声,此刻才察觉出来,这网竟然沉重异常,不仅如此,网上带着有倒钩的刀片,在吴飞的身上一搭一扯,带出来了数个口子。       一时间疼痛难忍,吴飞再不敢在这网中耽搁,趁着这个时间,翻身跳在空中,左右两脚连环急踢去,砰砰两声,两人全中,而吴飞此时已经落地,手在地上一按,着这股力道,顺势一个翻身,逃出了网的范围。       尚未落地,攻击便已经到了,吴飞被一掌拍中了肩膀,朝后倒翻过去,吴飞在空中翻了两次才将这股力道卸掉。       “嘿嘿,反应不错。”那人森然一笑,嘴上说着话,手上的动作却一点都不慢,侧身旋转连踢两脚,瞬间就拉近了跟吴飞的距离。       “好快的腿!”吴飞惊叹道,只是一个眨眼,这人就已到了面前,腿带着风声呼啸而至,呜呜作响。吴飞竟然想不出来第二种应对的招式,只能双手往前一竖,强行对抗。       沙地上不容易借力,吴飞一下被推出了好远,双脚如同犁耙一样在地上犁出来两道深沟。       “我听说你是世界上最强的特种兵,不过在我看来,你也不过如此。”此人声音沙哑,极为难听,但说出的话却又如此自傲。       “哼。”吴飞冷哼一声,此刻身上血流不止,方才受伤一牵动伤势便觉得疼痛难忍,此时一边忍着身上的奇痒、奇痛,一边说道:“倒是你,我从来没听到过。”       那人哈哈一笑,说:“我叫鬣狗,你只要知道,凡是被我盯上的猎物,从来没有逃脱掉的就行了。而且,”说到这里,鬣狗呲牙一笑,拔出一把匕:“马上我的名字就响遍全世界了。”       话音没落地,鬣狗就扑了上来,手中匕,腿上快绝伦的腿功,两相夹攻吴飞。       此人的匕也就罢了,关键是他的腿功,快、准、稳。吴飞只接了几招便感觉非常棘手。而且此时他已经火力全开,势必要将吴飞置于死地。       他的鞋子是特制的,鞋尖上带着锐利至极的刀片,磕着就伤,碰着就死。       吴飞不住连连后退,鬣狗更加兴奋,招招逼近,一时间如同上了条的机器一样,精准而又快地向着吴飞打去,抹、挑、刺、点、刮、削、挡,诸多招式源源不绝,匕与刀片在星光下不时地闪着光,十分好看。       可是吴飞却没有半点欣赏的意思,要说鬣狗有什么厉害的,其实也不是,只是他将所有的防御招式全部舍弃,用进攻来弥补攻击中漏洞,度极快。没有人敢说在战斗中不会出现漏洞,可是他就是有勇气,用所有的进攻来弥补漏洞,保证不会被对方利用,也正是基于这一点,吴飞只能连连后退。       鬣狗越打越兴奋,忍不住怪叫一声,匕一抹将吴飞击退的同时,格外突兀地踢起一脚,竟然用手脚一个人演示出夹击的姿态。       这次吴飞已经来不及变招,就算是想躲也没了机会,鬣狗心中兴奋无比,干掉吴飞,不仅仅是能够完成任务,还能顺利取代天蝎在天魔佣兵团的地位,那当真是再好不过。       当鬣狗正在畅想的时候,忽然感觉喉头一凉,就如同漏气的皮球一样,手脚再也提不起来。他伸手摸了一下喉头,除了粘稠的液体之外,还有一个飞刀的刀柄。       他死不瞑目,想要说些什么,努力了两下,只出了嘶哑的两声呻吟,一命呜呼,倒地不起。       吴飞退出圈子,喘着粗气。鬣狗至死也没弄明白,吴飞究竟是在什么时候扔的飞刀,在那样快的攻击中,竟然还能抽出手来丢一把飞刀,这还是人么?       长带着人很快追踪到此,看到一地的尸体,眉头紧皱,什么也没说,只是吩咐其他人将吴飞带回去好好养伤。       最终事情究竟如何处理,吴飞也不知道,只是后来有人简单询问了几句。死掉的几个人都是天魔佣兵团的人,根据调查,这几个人再加上天蝎带来的,就是天魔佣兵团此次入境的所有人。       修养了几天,吴飞身体已经复原的差不多,长给他的命令是放假几天,先休息一下,等着接受下一次任务。对于那天晚上生的事情,没人提起,就好像没生过一样。       吴飞提前出了院,将罗嘉推荐给了长。       长先让罗嘉进行了体能测试,罗嘉的体能测试非常高光,长称赞连连,还没等测试全部完成,就拍板了,同意让罗嘉成为战士中的一员。       将这边的事情处理完,吴飞飞回京城,赵长亲自接待吴飞,听了吴飞讲述了整个过程。赵长听完之后,敲着桌子思考再三,然后问吴飞:“你觉得他们寻找的究竟是什么?”       吴飞摇摇头,他也搞不清楚这些人究竟寻找的是什么东西。赵长像是喃喃自语一样:“他们寻找的,是不是跟变异巨人有关?”       吴飞听完一愣,这也说不定,虽然不知道这些巨人究竟是什么,可是一想到在大小玉王墓中看到的那些巨人使用的器物,立刻就觉得这个可能是级强大的。这些巨人身上的能量绝对是强悍的,如果他们能够为人所用的话,尤其是用于战争,鬼才知道会出现什么事情。       “獠牙,给你放几天假,好好休息休息,事情有了进展我再通知你,玛利亚,这个人我会找人去留意一下,一旦有了消息,你要立刻行动,这件事不是小事。必须要由你来完成,到时候别怪我不给你们小两口团聚的时间啊。”停顿了一下,长说道:“下次遇到天魔佣兵团的人,一个不留。”       长那边出来,没有着急着回去,反而是去了胡教授的家中。胡教授是国内极为著名的学者,主要研究的方向是语言文字学,对于三秦时代的文字研究的尤其精通。吴飞通过朋友的打听才找到胡教授的。       胡教授自然不认识吴飞,碍于面子,不得不接见一下。胡教授心中没好气,这些年来没少出现这样的事,朋友拜托他,他不得不帮忙,结果见到他的人,个个都是想借着他的推荐混个名声,这些倒是也罢了,关键的问题是,这些人中有真正才学的人真的不多,甚至可以说是没有。这也难怪,现在学术氛围这么浮躁,哪有人会肯沉下心来研究呢?       以为吴飞又是这样一个人,所以胡教授准备一开始就给他来个下马威。吴飞进了胡教授的家中,便得到了极为粗暴的对待,没有茶也就算了,还没人请他坐下。胡教授坐在沙中一边喝茶,一边看报,压根就每想要搭理他。       吴飞心中有气,大刺大刺地坐下,二郎腿一翘,对着旁边的佣人说道:“来壶茶,要明前龙井。”佣人十分尴尬,不知道该怎么处理,胡教授给他一个眼色,真不愧是主仆二人,非常心有灵犀,这人给吴飞拿过来的是茶叶沫子,吴飞刚喝了一口顿时喷出去,对着佣人一顿大骂,什么狗仗人势了,听得胡教授脸色一顿青白。       “够了!”胡教授终于开口了,“老吴,你先下去。有什么事你说。”       吴飞忍不住得意地笑了两下,然后对胡教授说:“胡教授,听说您是古文字方面的专家,我这边有几个字,找了很多专家来看,都不认识,不知道您行不行!”       都说文人相轻,这胡教授吴飞虽然不了解,但是从刚才的举动来看,这人是个没什么城府的人,而且身上的酸腐气很重,这么激他一下,说不定能取得良好的效果。果然胡教授听到这几句话立刻冷哼了一声,那戴着眼镜的双眼中露出了十分的不屑的神色,连假装看报都不能了,直接伸出手没好气地说道:“拿来。”       吴飞慌忙将手中的一张纸递过去给他,这上面写的就是吴飞凭借记忆画下来的奏折。胡教授只看了一眼,脸上神色便不对劲了,拿着纸张反复地问吴飞:“这你是哪里来的?确定没有弄错?确定没有么?”吴飞有点莫名其妙,不过这一点他倒是能确定:“这是从某个山洞的墙壁上抄下来的,确定不会有错。”       胡教授冷哼了一声,便不再搭理吴飞,认真地盯着纸张看,嘴里念念有词,左手还不住底在虚空中写着什么。持续了数十分钟,吴飞闲来无事,四处打量了一下胡教授的房子。胡教授居住的是复式别墅,上下两层楼,采用的西方的装修风格,看起来没那么富丽堂皇,不过多了一份厚重。此时两人坐在一楼大厅里,二楼却不住传来一些动静,胡教授却好像是什么也没听到似的。       吴飞好奇往上看了几眼,二楼的楼梯正巧就在两人身边,从吴飞坐着的位置上,倒是能够看到一部分二楼的情景,吴飞只看一个扎着马尾巴的脑袋一会儿露出一个脑袋尖,一会又消失不见,忽然很好奇,这究竟是谁,长什么模样?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