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狼王 > 第2300章 回忆

第2300章 回忆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说§网..org】,精彩小说无弹窗免费阅读!      爆炸连着爆炸,炸成一片,整艘船就像是火药桶一样,虽然这些炸弹的威力都不是很大,但是却很密集,连片的爆炸很快便将吴飞身上烧伤了,他也顾不上兰斯,将他丢在地上,疯子一样冲着住宿区跑去。      整个船上现在就如同人间地狱一样,落水声,呼喝声,小孩哭,男人叫,此起彼伏,吴飞顾不上这些东西,径直朝着住宿区跑去。      他要找到苗岭和胡菡菱,这是他来自本能的渴望。这是原始的,毫无人性的**,他必须要找到他们两人,必须要找到两个姑娘。      身边的爆炸总是不停,这种危险已经完全用语言描述,火海,爆炸、碎片都在空中飞舞,可是吴飞一点都顾不上,他已经陷入了癫狂的状态之中。      还有四间房的距离,这是吴飞最后做出的计算,马上就要成功了,就要成功了。      他的心中默默地如此念叨着,这就是支持他冲锋的动力。      “boom!”一声巨大的轰鸣在吴飞的眼前响起,他被冲击力掀翻在地,巨大的轰鸣让他产生了一丝地耳鸣,他产生了一种幻觉,他看到在炮火中,苗岭款款而来,冲着他微笑,他沉溺在这种笑容中,深深地都陷入其中。      等他再一次恢复意识的时候,觉得全身冰冷,他睁开眼看到了大大的太阳,晒得人十分晃眼。他的浑身酸痛,连动一根小拇指的力气都没有了,他趴在一个木板上面,勉强抬起头,他自己都不知道自己漂到了哪里,反正周围没有任何东西,只是一片茫茫大海。      他哭了出来,苗岭死了。他在短短的时间,连续失去两个心爱的女人,此时再也忍不住。孤独他并不害怕,他害怕的是失去。      最后的那种情况,苗岭肯定是逃不出来。      他想起刚认识苗岭时候的样子,带着蓓蕾帽,穿着军装,笑起来明艳动人。      吴飞想要翻翻身,由于趴着的时间太长,吴飞浑身已经麻木,当他终于用仅存的一点力量翻身成功之后,看到刺眼的阳光,这对于吴飞来说就像是营养一样令人沉醉。      他心如死灰,在这茫茫大海中,他很快便会来到黄泉路,与苗岭在地下相见。想想还真是人生无常,本来是想来度假的,结果却陷入这种困境之中,两人都丢了性命。      他还没有娶到苗岭,没有孩子,没有遗产,他死后,很快就会被人淡忘。在这一刻他想起叶清,想起苗岭,这些在他生命中如此重要的女人,陪着他各自走过了一段并不平常的时光。      有叶清在的时候,吴飞是个顾家的好男人,每天准时上下班,回来之后做饭,洗菜。这些菜虽然都已经洗好了,但是叶清总是夺过吴飞手中的菜,说:“哎呀,这些菜的农药残留太多了,不能这么洗。”      吴飞总是笑笑,说:“没听人说,不干不净,吃了没病么?”      叶清总是翻个白眼,怒道:“你这都是什么歪理?将来有了孩子,你也这么吃么?”      吴飞环抱着叶清的腰,说:“咱们现在不是还没孩子么?要不现在去造一个去?”      叶清这个时候会羞涩地低下头,说:“胡扯什么呢?快走开,菜要糊了。”      吴飞总是偷偷地亲吻一下叶清的耳朵,这是她的敏感部位,叶清会娇喘一声,怒斥吴飞:“别闹,快让我做菜。”      吴飞哈哈大笑,给她打下手。      饭菜做好之后,两人总是要喝上一点酒,叶清总是能买到一些不同的酒,有时候是啤酒,有时候是红酒,有时候又是鸡尾酒,反正两人这个时候总是要喝上一点,然而收拾完之后,便相拥坐在阳台上,看着满天的星星,聊一些不着四六的问题,从天文地理,到历史真相。      那时候他们不用为将来的生活发愁,他们有稳定的收入,和谐的家庭,唯一缺的或许就是个孩子了,那段时间吴飞最想要的就是个孩子。      而苗岭则是另外一种生活。      吴飞总是记得,在那些离别和重逢的日子。记得有一次,吴飞刚回来三天便被派到撒哈拉沙漠去执行任务,那天清晨,苗岭送吴飞上车,他记得很清楚,那是一个多雾的秋天,露水在旁边草木上馋涎欲滴。      萧瑟的秋风让人感到一阵寒冷,吴飞穿着军装,苗岭穿着一件红色风衣,把吴飞的手放在兜里,说:“我真不舍得你走。”      苗岭一边叹息,一边将吴飞紧紧抱在怀中,说:“你要时刻想着我,不要想着别人。”      吴飞点点头,笑着说:“那是肯定的,我还能想谁呢?谁还会这么眼瞎看上我这么丑的人呢?”      苗岭一脚踩在吴飞的脚尖上,蹙眉道:“你意思是我眼瞎么?”      吴飞龇牙咧嘴地说:“不是当然不是,我的意思是他们太瞎,看不上我,不知道你老公我的潜力。”      苗岭白了他一眼,说:“油嘴滑舌。”      吴飞低头猛然地抱着苗岭,深深地吻了下去,恨不能将全身的力气都交给苗岭,两人拥吻了很长时间,松开后吴飞问道:“油嘴滑舌吗?”      苗岭捶了一下他的胸膛:“去你的。”      吴飞抱着苗岭,过了一会儿,苗岭说:“在外面,你要小心一点,我去庙里给你求的平安符,你一定要带上。”      吴飞说:“我带着呢。”      最后吴飞上车之后,吴飞的手放在玻璃上,苗岭也将自己的手放在玻璃上,与吴飞的手印重叠着,仿佛隔着冰冷的玻璃就能感受到彼此的温暖。      列车开走,苗岭追着火车,一边哭一边跑。      最后,她的身影终于消失在薄雾之中。      想了半天,吴飞发现自己悲伤地像是一个草一样无法自拔。长久的想象会让人长久地陷入悲伤之中,虽然这种悲伤并不是自觉的。      天上的太阳黯淡了许多,不知道什么时候,天上冒出来了乌云,吴飞看着天上想,要下雨了。      可是他连一点遮风挡雨的地方都没有。但这不是吴飞最害怕的。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