零点看书

下载
字:
关灯 护眼
零点看书 > 特战狼王 > 第2590章 又相见

第2590章 又相见

章节错误,点此举报(免注册),举报后维护人员会在两分钟内校正章节内容,请耐心等待,并刷新页面。
尔的话几个人不由的笑了起来,又是一个看三国演义看傻的孩子,华夏有很多东西是这样一点儿一点儿的被人给神话了的,但是也是因为他们神话了华夏的很多东西,让华夏变得十分的神秘。      虽然现实当的八卦阵并没有那么的神,但是一个小镇用来对付一个千儿八百的雇佣兵来说应该是没有问题的,除非对面也有一个十分精通五行八卦的人,不然算全部弄不死他们也能干掉他们一半。      “你说的对,那个是八卦阵,但是现在的八卦阵已经失传多年了,我也只是学会了一些皮毛而已,不过用来对付着一群佣兵倒是足够了。”这倒不是吴飞谦虚,真正能把八卦阵给融会贯通的人,这个世界也是那么屈指可数的几个。      但是他们每个人都是流芳百世的,这样吴飞带着自己身边的几个人到了一个山顶面,然后开始埋雷,他们埋得每一个地雷都是经过吴飞精心计算的,这里除了地雷之外甚至还挖了很多的陷阱,更有甚至使用削减的木头做成的陷阱。      忙完这一些已经到了晚,吴飞看看时间已经差不多了,开始准备他的计划,“你们几个人等着,待会儿他们会先出来一部分人,这个时候你们不要动,等到第二批人马冲出去的时候,应该是对方的主力已经出动了,到时候你们无声进入,无声战斗,尽快找到哪一个军火库。”      “好的,我们知道了。”几个人看着吴飞点头说道。      吴飞也点了点头,然后起身走了出去,这个时候他的手里面拿着的是那一把金色的武士刀,也是岗村猪饲料的那一把刀,今天他要用这把刀来杀猪。      吴飞的速度很快,身姿也很隐秘,等他接近佣兵们的基地的时候,还没有一个人发现他的行踪,除了解决了几个暗哨之外,吴飞基本都是躲着流动哨走的,他可不想这么快暴露了。      等他到一个帐篷外面的时候,清楚地听见里面有人在骂人,“纳尼?八嘎呀路,你什么意思,你的意思是岗村君这一辈子都废了么?”      “是的。”这个男人的声音有些说不出来的怪异,经过好一会的反应之后,吴飞才发现,原来这个男人说话的声音竟然像女人一样尖锐,难不成是岛国的最后一个太监?      吴飞透过一个缝隙看了进去,只见里面有三个人,一个男人坐在正间一脸愤怒的看着站在自己面前的哪一个刚刚发出太监音的男人,在他的左手边作者一个女人,女人看去很年轻,大约有二十五六岁的样子,皮肤很好,给人一种想要去抚摸一把的冲动。      “是谁干的。”坐在间的哪一个男人好像恢复了一点儿理智,闭着眼睛开口问道,这个时候站在地的哪一个男人说道,“不知道,不过根据咱们的人传回来的消息,应该是一个叫吴飞的男人干的。”      “吴飞?”渡边淳一浪咬着大舌头说出了吴飞的名字,吴飞听得心里一阵的恶心,******,自己这么好听的名字怎么从小鬼子的嘴巴里面说出来变了味道啊?      “是的,根据情报显示,这个男人是这些人里面最难缠的一个,要想要解决这个岛所有的雇佣兵,必须得先解决这个男人。”哪一个小太监接着说道。      “哦?他真的有那么厉害么?”哪一个一直没有说话的女人终于开口说话了,这一声响,差点儿让吴飞的鸡皮疙瘩全部掉地,这一刻他终于体会到了现场****星的吼叫声,这一嗓子要是不去拍a还真是有些可惜了。      这声音那叫一个甜,这要不是一个岛国娘们不知道被多少人骑过了,说不定吴飞还真的善心大发把他带到华夏去了,哪一个国家还是很需要这样的****的。      “是的,据我所知他应该已经到了,而且现在站在门外。”哪一个太监说完之后把自己手的袖里剑射了出去。      吴飞也不躲避,只是伸出了自己手的武士刀格挡了一下,“嗯,不好意思,看样子你们是不太喜欢我的,那么没关系我现在其实是可以走的。”      “走?你往哪里走?”那个小太监说完这段话之后,猛地冲出来百号人这样把吴飞给围在了间。      “其实我还是很喜欢你们这样的待客之道的,较热情嘛。”说着吴飞也不做作,这么抬脚走了进来,小太监刚刚张口,吴飞知道他想说什么了,这个傻孩子估计还天真的想让自己把鞋子脱了再走进来。      吴飞哪里会顾得他这个东西?自顾自的走了进去,然后自顾自的给自己倒了一杯茶,然后大模大样的坐在渡边淳一浪的面前说道,“这个我也不知道你叫什么名字,我今天来呢是想告诉你,你的那一个徒弟是我杀的,还有哪一个岗村猪饲料的,也是我废的,我今天来呢,也没有别的意思,是想顺道连你一起给收拾了,这样我才能对得起我的战友们。”      “收拾我?”渡边淳一浪好像听到了什么笑话一样,“一次要不是你跑得快,现在已经是一具尸体了。”      “嗯,我不知道你和这把刀的主人谁更厉害一点儿,但是这个傻缺在我的手底下走不过三招,我还没有用力他已经倒下了。”吴飞说完这段话之后把自己手的用布缠好的武士刀拿了出来,用布缠起来倒不是爱惜它,关键是这把刀真的太亮了,有点儿光反光,不好潜伏进来。      看到这把刀的时候,渡边淳一浪的心里那叫一个愤怒,在他的眼里如此神圣的一把刀怎么可以出现在一个东亚病夫的手里呢?于是渡边淳一浪想都没有想的动手了,整个桌子朝着吴飞飞了过去。      吴飞还是没有动,只是喝了一口茶,等他再出现的时候,手的刀已经架在了那个女人的脖子。      /bk
『加入书签,方便阅读』
下载